励志故事:一个残疾人的商业抗争_励志故事

  • 时间:
  • 浏览:1

   看着针管里的药剂逐渐注入体内,郑卫宁松开了紧捏的拳头,缓缓地呼了口吻:又活过了一天。一件灰色的外套,一头斑白的短发,一脸矍铄的脸色,除了身下的轮椅,这个59岁的湖北老汉并无特殊之处。但事实上他天天都在跟死神抢时间。

  郑卫宁生成罹患重度血友病,凝血因子含量过低导致身材随时可能大批出血,59年来他依附按期输血保持着性命。运气让他无奈不淡看逝世亡,而他顽强活着的理由,是他创建15年的残友集团和旗下3000多个残疾人兄弟。

  新的活法

  “我没那么巨大,只是想给自己换个全新的活法。”郑卫宁向记者如实回想自己创业的初衷。19**年,海内大范围暴发血液穿插沾染,为了确保血源保险,郑卫宁举家从湖北搬迁到当时惟一履行任务献血的深圳。然而,生疏的环境让他陷入了一种自我厌弃的抑郁当中:昔日熟习的邻里关联不复存在,妻女忙着各自的工作与学习,加上母亲去世,他开端质疑起自己的生存价值,在最低落时甚至尝试自杀。“自己就是个包袱,活着有什么意思?”

  19**年的一个晚上,郑卫宁等妻酣睡后,单独来到阳台,掏烟点上狠狠吸了几口后,他扶着栏杆颤颤巍巍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筹备翻身跃下,让自己彻底摆脱。合法他尽力将腿抬上栏杆时,衣角突然被人牢牢拉住,泪流满面的妻子从背地紧紧地抱住了他。

  聪慧的妻子早已发现郑卫宁的异样,并始终追随其后。看着哭得不成人形的妻子,郑卫宁彻底爆发了:“我就是个废人!你让我去死好了!”

  “你死了我和女儿怎么办?要死的话,我们一起跳!”冲动的妻子狠狠给了他一耳光。是啊,自己死了,妻女怎么办?“我也不想这样赖活着啊!”郑卫宁瘫坐在地上失望地嘶吼。

  为了避免郑卫宁持续犯傻,妻子第二天买了台电脑供他上网解闷,并和他商定:只有不再轻生,做什么都行。不到生命的绝境,便无法领会那种无助的凄凉感,以及对盼望的极度渴求,哪怕只有一点点。

  妻子买来的电脑,改变了郑卫宁的人生。他通过互联网辅助另一位残疾人找到了急需的材料,当收到对方特地寄来的感激信后,他的心坎第一次有了稳定:本来自己仍是有价值的。更主要的是,互联网让郑卫宁产生了创业的主意:这种对办公地点、身体素质几乎零请求的工作方法,仿佛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同时更能让自己解脱起早贪黑的颓丧,换种新的活法。

  19**年,郑卫宁找到刘勇、麦健强等4名“有电脑技术”的残疾人,成立了残友公司,创立了中华残疾人服务网。尽管设计简陋,但这个涵盖残疾人病情交换、生活互动等多个版块的网站一经推出,便敏捷在圈内走红,不到一年时间,就创下全球残疾人福利网站点击率最高的纪录。而作为带头人的郑卫宁,也被无数残疾人网友尊称为“大哥”。“大哥”是什么概念?

  军区大院诞生的郑卫宁,生性豪放正直。母亲去世时给他留下了30万元现金和两套房子。他将屋子拿出来当“公司”,客厅办公,卧室供大家住宿,除了工资之外,他还承当了大家的生活开销。一些残疾人慕名投奔而来,他也从不拒绝。

  当狼的资本

  20**年,一家公司愿望以1000万元收购中华残疾人服务网,但受到郑卫宁的反对:“他们想用自己的团队,象征着我们要遣散,这确定不可能。”尽管协作不成功,但郑卫宁从中发现了网站设计和软件开发的业务。然而,这条看似一片光亮的前途,却泼了郑卫宁一盆冷水。创业初期,郑卫宁跟客户洽商业务时,对方一看到合作对象居然是一群残疾人,大多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有时甚至是一种显明的鄙薄。

  一次在出差北京洽谈业务时,郑卫宁刚到达酒店,突然呈现了尿血症状,吓得跟他一起出差的员工立刻背着他往医院跑。谁知,他们找了两三家病院,都没有医生敢为他打针自带的救命针剂。

  看着逐步失去知觉的郑卫宁,几近瓦解的员工在清晨两点多拨通了深圳义工联的电话,让他们火速接洽北京的义工,以便为郑卫宁用药。当义工护士在一个小时后促赶到酒店时,郑卫宁已经两手冰冷面无血色。荣幸的是,一针药剂几乎在最后一刻,把郑卫宁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搏命气质,后来逐渐成了残友的一种企业文明。比方,2007年残友向CMMI认证发动冲击。

  CMMI相似于传统行业的ISO认证,代表着软件企业的开发品德和成熟水平,通过的等级越高,行业位置也就越权威。在当时深圳数百家软件开发公司中,只有十几家占有这一资历,而其认证过程也极其艰苦。一款软件要抽取100个功效点进行考核,每个点由两三个员工独特实现,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错就全盘皆输。在这一进程中,除了考察员工的才能之外,更要考察他们对公司的虔诚度——考试将全程保密,除了监测官外,没人晓得是谁或者哪个环节出错,这给了对公司不满的人成心犯错的机遇。

  只管如斯,郑卫宁依然决议破釜沉舟。当时他拿出残友简直全体的现金流35万美元,报名加入了认证测验。随后在一次午饭时光,他在食堂将参加测试的职员组织起来,挥起拳头大声吼到:“公司是咱们的家,有了认证才干过得更好,谁要是出了错,大家都会卷铺盖走人!”

  郑卫宁的话直戳大家的痛点。在场的员工们先是一怔,缓过神来后开始纷纭表白信心。对于从小受到轻视的残疾人员工来说,最在意的并非经济好处,而是个人存在的价值。健全人失败了换份工作就可从新再来,而他们如果失败了,残友倒下了,就只能回到本来毫无意义的潦倒生活中。

  经由一年多的重复测试,残友终极通过了CMMI五级认证,这使得残友不仅能为华为、中广核等大型集团提供软件外包服务,还取得了来自微软、IBM等寰球巨头递来的橄榄枝。

  更大的义务

  获得威望认证的残友,在郑卫宁的廉价策略下,很快盘踞了深圳大半的软件开发市场。而在残疾人群中,残友也成了一棵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这一度让郑卫宁十分头痛。残友究竟不是慈祥机构,在前来投靠的残疾人中,良多不软件技巧的残疾人,并不能为公司创造效益,反而会成为负担。但郑卫宁又狠不下心来谢绝:“摈弃他们就意味着推他们去死,你敢做么?”

  怎么办?在20**年的达沃斯论坛上,郑卫宁在会场看到了中国电商教父马云。这种机会岂能错过?他自动上前和马云打召唤,并刻意聊起残疾人就业难,希望得到平台改变命运。然而,面对郑卫宁从天而降的“搭讪”,马云并没有接招。

  郑卫宁急了:“我们不像那些残疾人组织那么官僚!我们不要钱!阿里云服务里面有近3万个职位,给我们60个总可以吧?我来部署人,干得好你就用,干不好你就把他们咔嚓了!”他的一席话让马云笑了起来,感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人有点意思,随即派人跟残友进行业务对接。

  首次配合胜利后,残友跟阿里巴巴很快开启“百城万人就业”打算,由淘宝供给200个端口给残疾人做电商客服,而残友除了安顿适合人选为淘宝服务外,还由各地分公司提供当地的特产,诸如新疆分公司的葡萄干、海南分公司的椰子糖等产品,本人在淘宝开设官方网店,让残疾人担负客服,以此转变他们的生涯。

  去郑卫宁化

  在残友集团3000多员工眼里,“郑大哥”就是公司的宗教首领。当年保持做软件、制订公司轨制、做电商都是由郑卫宁一句话说了算。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残友发展成了领有32家社会企业和11家社会组织的大团体。假如说郑卫宁还有一丝顾虑的话,那就是如果自己忽然逝世,残友怎么办?

  20**年,郑卫宁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深圳市郑卫宁慈悲基金会,并将自己所持有的32家企业全部股权捐给基金会,使基金会成为残友集团的最大股东。基金会由公司11位高层把控,在碰到重大问题时,必需投票表决。在这一架构下,社会企业失掉完全独破的公司身份和竞争力,非营利性质的社会组织为社会企业提供服务,包含照料残疾员工的日常生活,这让社会企业无需累赘残疾员工所发生的额定本钱,企业能够轻装上阵介入行业竞争,而其发明的利润上缴给基金会,再由基金会反哺社会组织。

  这一架构的成立,意味着当前所有决议都将由基金会拍板,残友将逐渐淡化“郑卫宁”痕迹。为了表明自己退出的决心,郑卫宁还从残友总部的办公室搬离出来,甚至连自己的出差用度都必须由基金会签字能力报账。这一年,在基金会秘书长刘海军的陪伴下,郑卫宁找到律师做遗言见证:“以后我的财产全部募捐给残疾人事业,不禁家人来继续。”

  郑卫宁疯了吧!很多友人在得悉这个新闻后纷纷找到他,希望他能收回看法,将财产交给女儿治理,“至少留一局部当作嫁奁”。但郑卫宁偏不。“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她可以不靠我的钱来生活,这些财产可以使许多残疾人活得快活而有尊严。”

  创立残友集团至今,郑卫宁的时间和精神多少乎全部投入到工作当中,而忽略了那个曾经乞求他要活下去,创业时为他和团队做夜宵,在他身边相濡以沫的妻子。 20**年,郑卫宁的妻子由于抑郁症发生跳楼自残。这一打击让他久久无法恢复过来:“当初自己只想到工作,而疏忽了她的感触,是我对不起她。”

  妻子去世后,惧怕触景生情的郑卫宁从家里搬到公司,三个多月后才鼓起勇气回家整理遗物。收拾财产时,郑卫宁发明自己一共有22万元存款,再加上一套200多平米的住宅。这就是“大哥”现在的全部身家。

  编后语:以上这篇是励志故事:一个残疾人的贸易抗争,生机大家可能喜欢。如果你爱好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挚友,更多出色不容错过。欢送连续关注我们的后续更新,语文迷网会集和分享最新最热点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