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北漂”的奋斗_励志故事

  • 时间:
  • 浏览:1

  一个美国“北漂”的

  他坐在我对面镇静地说,他再也不想回美国了。

  那里有他的父母、弟弟跟爷爷奶奶。在美国中部一座仅有5000人的小镇。他始终生涯到29岁,从没分开过,未曾见识过美国东部的繁荣、西部的浪漫。而破之年的他,人生智慧,第一次踏出家门,就是到中国的北京。他住在公益西桥,从7层的出租屋向北望去,是中国闪闪发光的政治核心。

  他是无数一般美国人中的一个,他叫J,瘦高、短发,总衣着件松松垮垮的帆布外套,从背地看,真是不涓滴洋派,就像北京大巷上一个随时会和你擦身而过的年青的“北漂”.但熟习之后,你会发明他有点不一样,和大多数匆仓促加迷茫的“北漂”比拟,他的表情总是很安静,眼神却老是很固执。

  第一次见到J的时候,他开玩笑地说自己和那些有钱的“老外”不一样,在美国,他是一个“loser(失败者)”.他的家庭并不富饶,他和弟弟在的教导下修完了小学到高中的课程:在政府助学贷款的辅助下,他上了一所专科学校:上学时,他不得不应用课余时间到餐馆里洗盘子、到超市当收银员;他的爷爷、奶奶接踵得了帕金森症。但没有医疗保险,55岁的母亲只好废弃工作专门照料二老:曾经几回尝试到本地找工作,改变家里的经济境况,可是没有学历的他只能到处碰壁;J毕业后,因为没上过好大学、好专业,也找不到什么薪酬优厚的工作,仍然以洗盘子、当收银员为谋生,一点一点地还那个跟工资相比方同地理数字般的助学贷款。

  后来,一次机缘偶合,专迷信校的一位老师推举他来中国教英语,他二话不说,踏上征程。这时的他赤贫如洗,除了。在北京将近两年的日子里。他天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同时兼好多少份职。一次,他在一位美籍华侨老板开的英语补习学校做了将近一个学期,临期末时和老板吵了一架。正在气头上的老板不肯给他动工资,他就在老板的办公室里坐了一夜,他说本人跟讨薪的民工没什么差别。

  不用上班的日子里,他像巴尔扎克一样勤恳地写作,物资的贫乏并没有戕害他丰盛的设想力,在自己的小说世界里,他把妄想施展到了极致。洋洋洒洒的文字,让他摆脱约束,插上翅膀,飞越事实的所有藩篱。

  一次,J邀我和他一起去河北涞源,他长期赞助着那儿的一个小女孩。我开玩笑问他:“你不把你那点讨薪得来的钱好好攒着还贷款?”他笑了:“你一提贷款,我就要心碎了。”

  那天晚上,一片亮闪闪的星空下,一群年轻人在县城路边的小烤肉摊上饮酒,他一上来就给自己灌了两杯二锅头。不会几句中文的他,随着同桌人一直喊“喝,喝,喝”,把大家都逗笑了。等人们匆匆散去,酒桌上越来越宁静的时候,他微微地告知我,他感到那个小女孩的生活环境和自己小时候很像——一样由于经济前提的起因觉得很自大。他说自己的那点资助并不能从多大水平上转变这个家庭,他只是想让那个小女孩晓得,在困苦的环境中也能长出坚强的小草,有一天,她也能够走得很远,做良多事。

  在北京两年的积蓄,大局部都被他用来还上学时欠下的贷款了。不外每个月他都要留下点钱。打算用一个半月的时光玩一趟“欧洲游”,去英国、法国、希腊、德国好好逛一圈,下周就出发。看都整理行囊,我信任他再也不是一个生活中的“失败者”,他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实现着他的幻想。

  事实上,所谓的好汉主义,就是生活越让自己直不起腰,就越要踊跃地争夺活下去;所谓的幸福,就是认清了这个世界的残暴面目之后,依然深深地爱着它。这才是“失败者”们该走的正途,无论中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