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逃离帝都回四川:在成都当一个快乐的土着_励志故事

  • 时间:
  • 浏览:1

  摘要:

  四川六线小县城无背景吊丝夫妻,男重点商科小本,女重点理科小硕,女方读研期间男方年薪二十万,即将解决北京户口;女方找工作极限年薪十万无户口,双方父母声援极限五十万。因意识到在北京竞争无望,两人11年夏返回成都工作,男方搞金融女方搞工程,目前家庭年收入约五十万,有小两居一套,廉价代步车一辆。

  前言:

  离开北京两年半了,在成都的生活也逐步安宁下来,发一个总结讲演,算是自我审阅。曾在水木潜水多年,版上曾经发过的逃离呈文许多,楼主可能连说“逃离”的资历都没有,因为在北京无房无户口,只能算作一种正常的人口迁徙吧。本文仅代表个人阅历,未免有片面之处,如有舛误欢送斧正。

  背景:

  楼主海淀学院路某重点大学理科小硕,成都周边六线小县城出身,父母为当地破学校老师;男友(现已为老公)为乡亲,向阳区某重点大学商科小本,父母为老家一濒临破产国企退休工人。父母在老家生活水平可保持小康,无大负担,但也无法进行大的经济援助,更不用提什么人脉提拔了,所以楼主与男友在北京算是家庭背景比拟吊丝的那一类了。

  引子:

  09年夏季楼主本科毕业保研,男友直接就业,进入一家保险公司(嗯,就是水木上很不耻的一种行业)工作,承诺年薪十余万,未解决户口。当时北京的房价未然是两三百万的节奏,对于吾等六线小县城长大的土鳖而言不啻为地理数字,但因身处校园,尚未休会生活艰苦,也不把房子户口当一回事。

  10年初因导师项目部署被赶至石景山区住了一年,住小黑屋睡大通铺,且因导师三天两头传唤回海淀区学校,每日通勤时间长达四五小时,挤完地铁换公交,尘满面、鬓如霜,偶然北京下个小雨造成交通瘫痪更是相顾无言泪千行。说个夸大的,我就是在公交车和地铁上实现了导师交代的近10万字的翻译稿件。

  由于饱受通勤与群租屋之苦,开始思考未来的生活模式,以后房子要宽阔晶莹,要离工作地点近成为我心头“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头等大事。与此同时,男友勤恳工作,薪水略有上升,约15万,离我的愿望实现大概还有一百万光年……

  预警:

  楼主在川时身体健康,05年抵京后因不适应气象,年年秋季必咳嗽一两月,虽然病不致命,但也痛熬。10年秋季楼主的咳嗽来的威风凛凛,校病院治本不治标,千里奔袭到大医院又连号都排不上,北京医疗资源虽然丰盛,但身为纯吊丝真实 未审无福消受。

  终于与日俱增,于寒冬季节咳出血来,大骇,大早上被男友拖着去了中日友爱医院,依然排不上号,只好继续去校医院逝世马当活马医——要不怎么说是纯吊丝呢,有钱的话直接上和气家了——捱了一个多月终于痊愈。从此对北京的天气环境与医疗体系发生了极大胆怯,逐渐萌生退缩之意。

  导火索:

  2011年初,楼主男友工作呈上升状,年薪二十余万,HR已保障可以走公司内部流程解决北京户口,且再干一两年薪酬有上升至三十万的冀望。于此同时北京房价继承高歌猛进,略微好一点的两居已经三四百万高低,离我的欲望继续坚持一百万光年间隔。

  当时两家父母也大方表示掏空家底一共可以凑出五十万来,距离在北京安家置业好像距离缩短到50万光年。

  不过事实是残暴的,楼主开始找工作,果然当年选专业时头脑进的水此刻都要化作苦逼行业的汗与泪了,京城人才济济,学艺不精的我着实没啥竞争力,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也不过年薪十万,且短期内没有加薪的可能,不解决户口,还需要日日加班到天明。恰逢成都一专业对口单位来学校应聘,福利待遇还不错,于是心生憧憬。

  实行:

  弱弱的同男友磋商,掏空父母养老钱再加两个人拼命攒钱四五年去五环外搞一套小两居——条件是这四五年北京房价不要持续疯长——听上去仿佛不太划算,学区房什么的基本想都不要想,父母也没有太好的退休待遇,离得还这么远,万一有病有难想帮衬一下都难。看我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吊丝样子容貌,我的宇宙无敌最佳男友断然废弃了正在回升期的工作职位以及行将得手的北京户口,离别北京的六年轻春回想,行李交给申通,身材交给铁通,两边父母弹冠相庆,楼主与男友喜大普奔联袂回川!

  回川:

  虽然说是楼主自己自动发动回川,但实在心里还是挺没底的。惧怕男友回成都以后难以发挥,从此与楼主二人夫妻贫贱百事哀。所幸宇宙无敌最佳男友继续外挂全开,敏捷找到一份国企金融职位,年薪降到十五万。楼主正式进入一家工程类单位,第一个半年收入五万。虽然因为楼主所处行业整体太苦逼,仍然逃不了一周工作六天一天工作十二小时的悲惨运气,所幸单位免费租大屋包三餐,逐日步行非常钟上放工,根本生活保障没有后顾之忧。

  安家:

  2012年年初宇宙无敌最佳父母们继续施展忘我贡献精神,凑了四十万给我和男友做首付,我和男友自己再添了十万,在成都一个还不错的地段入手一套九十平米新居两居,均价九千五,步行十五分钟范畴内有我的工作单位、地铁站、三甲医院、幼儿园、农贸市场、区重点小学、区重点中学以及步行商业街和大型商场若干,离男友工作单位地铁两站。同年购便宜代步车一辆,终于过上了纯吊丝梦寐以求的有车有房的美好生活。年底结算,吊丝楼主通过辛苦工作挣到约十五万,宇宙最佳无敌男友继续发挥主角光环,年收入破二十五万,并终极被我这个猪一样的队友套牢,成为宇宙最佳无敌老公。

  :

  2013年宇宙无敌最佳老公继续发光发烧,通过跳槽至另一家国企将收入顶上了三十万,楼主虽然胸无大志,的亏在北京的几年生活磨难了楼主卑躬屈膝的加班精力,加上北京重点高校学历加持,终于得领导赏识升了个小职,预计今年年薪可以冲破二十万。此外还有一些投资收益和外快收入,暂时按下不表。虽然我与老公这点收入放在北京根本不够看,但对于我们两个出身六线小县城、家无权势的两个纯吊丝而言,能到这个水平,真的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现状:

  现在最开心的事是以前半年一年才干见一回的父母每个月都能见到了,眼看两边父母逐渐老去,登时觉得回归四川是个正确的决定。去年父亲大病一场,能够看护照顾,也算是补充了这么多年不在父母身边的愧疚。目前两边父母相处融洽,我与老公都是独子,过年两家一起过,也没有什么大抵触。即使工作依然苦逼,但我与老公还是尽量抽出时光一年出国旅游一次,国内旅游两三次。成都周边旅游景点很多,周末出去泡个温泉、爬个雪山、搞个烤全羊啥的也蛮有意思。虽然成都空气品质和北京比也就是个五十步笑百步的事件,但奇异的是我回成都的三个冬天咳嗽没有发生一次。这算是我离开北京播种的最大惊喜吧。

  总结:

  楼主与老公两人都是普通人家出身,在工作方面完全靠自己,父母无奈供给任何辅助,经济上的赞助也很有限。水木上热议的学区房、体系内、双码农什么的简直和我们毫无干系,如果早诞生四五年我们或者会挑选扎根北京(我有好几个同学的哥哥姐姐就是四五年前在北京扎根,现在过的也都挺好,但轮到我那些同学毕业的时候他们还是取舍了回故乡省会城市),但是现在的北京有势力的人太多、有才华的人太多,竞争的剧烈让我们退缩了。竞争不过,天然就逃了。

  选择回成都工作还是有点田忌赛马的赌徒心态在里面,以我个人为例,我所在的行业无论在北京还是成都都很苦逼,不同的是在成都是十分苦逼,在北京则是万分苦逼。我在北京的大学同学们大概每周要工作八九十甚至上百小时,通宵是常态,而我是六七十小时,但这样就足以从成都本地员工普遍周工作四五十小时的状态中跑到前面了,而且在收入方面我和北京的同学比拟也没有太大差距。(各位看官不要失笑,这个世界上除了码农、金融、体制内等牛逼行业,确实还存在着很多苦逼穷逼的行业)诚然,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方法走在行业的前沿了,会逐渐变成一个偏居一隅的西南土鳖,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也乐意蒙受这样的结果。

  我还有良多友人留在北京——说个题外话,我当年高中同窗在京十来个,目前女生都找到北京有房男嫁了,男生基础上都回成都了——我真心的祝愿他们,我也敬仰他们的跟坚韧,北京是一座大熔炉,把像楼主这样才能差没背景的人层层筛走,最后留下的人才是淬炼出的真金。

  离开北京,有点像离开了一个美妙的梦,国际、高端、前沿,这些词语和我都不再有关联,做为一个思维境界还停留在马洛斯需要实践最底层的女吊丝,也素来不奢望这些。人总不能把所有利益都占了,受不了那么多的苦,也就享不了那么大的福。独一遗憾的是我与老公当年从小县城辛劳考学到北京,但当前我的小孩还是没措施享受到北京的高考优惠政策。

  愿望我以后的孩子不必再重受父母的迁徙之苦,就在成都扎根,当一个快活的土着吧。

  附录:关于成都的一点点感触

  工作机会:

  水木上常见的论调是一线城市工作机会绝对公正,二线城市各种人情坑。不过就我个人感到,成都各种普通行业目前还是需要很多有真才实干的人才的,并且对于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普遍比较器重。想进入社会顶层的童鞋就不要想一二线的差异了,因为没有人脉背景确定都没戏。如果能保持在一线城市的工作干劲,想出头也没那么难。

  目前成都主导发展的行业有IT、汽车、新资料、化工、电子信息、物流、金融与古代服务业等,基本上发展势头还不错,提供的就业需求也很多。收入水平确实不能与北京比,砍20%-50%都算正常。

  休闲游览:

  成都虽然是个西南地区的二线城市,但吊丝享受的起各种娱乐贸易设施还是很发达的——可能和成都本地有休闲传统有关——演唱会、音乐会事业很繁荣,但话剧、博物馆、体育赛事这些就个别。成都周边旅游景点很多,川西做作景色异常美,周末可选择的去处很多。同时成都机场是中国第四大航空枢纽,这一两年新开通的国际直航航班很多,去欧洲与东南亚比北京更便利。

  城市建设:

  成都旧城和新城完整两种作风,旧城脏乱但很人道,新城和北京国贸地域一个套路。成都与北京正好相反,城北没落城南繁华,核心城区房价从五千到一万五都有(个别豪宅不明白),一万的均价可以在城南中等偏上的地段买不错的楼盘,且房价稳固,我自己的房子买了两年了涨幅都没超过10%.不外成都整体容积率3以上,略显拥挤,临时无解。

  交通概况:

  成都地铁目前开明两条,还有几条在建,大概两三年能构成基本的网络。地面公交随随便便,顶峰期也很挤。吐槽一下,成都的地面交通真是乌烟瘴气,各种堵。不过由于房价不高城区不大,大局部人可以累赘工作地点邻近的房价,通勤单程一小时在成都人眼中算很惊人的距离了。

  生活气氛:

  成都虽然一直自称休闲之都,但这几年跟着城市发展,生活节奏也显明加快了。传统的泡茶馆打麻将的氛围依然在,但显然不属于这十年来两百多万的城市新移民。特别是像IT、建造设计类的,不比北京轻松多少。但成都本地人花费观大多比较开放,也可能是购房存钱压力没那么大,挣多少花多少的人很常见,所以成都餐饮、娱乐和各种服务行业都很发达。

  最后的?嗦:

  唠唠叨叨写了这么多,都快抓不住重点了。我发这个帖子,不是为了?瑟,只想阐明作为一个各方面都算不得优良的?丝,准确的审视自己适合的地位是很有必要的。离开北京去到二线城市也并不恐怖,只有拿出在北京一样的斗争干劲,照样可以有过的不错的可能。我也尽量防止评估北京或者成都的好坏,因为任何一个城市都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只有对个人的合适与不适合。每个人都要该稳重选择自己的生活方法,也要有勇气去承当失误与错误。城市永远年青,而我们,终会老去。

  楼主对一些问题的回应:

  对于“吊丝”这个词的滥用:

  我上大学之前连四川都没出过,一直生活在小县城中,第一次坐火车到北京的时候真的被这个大城市震动了,也逐渐觉得一个内地小县城出来的孩子想要在这样一个精英荟萃的大城市破足是如许不轻易。

  举个例子,大二的时候我在一个小超市买酸奶,为了不同品牌之间多少毛钱的差价当机立断,成果因为在货架前走来走去的行动+土鳖的着装+拉链坏了拉不上的提包,被超市售货员大妈当成想要偷货色的小贼抓着申斥了良久。当时我很冤屈,很想大闹一场,但最后仍是默默的分开了那家超市。所以前未几看片子《致青春》的时候看到相似的情节,真的感叹万千。试问凡是一个家景优胜一点的女生,怎么可能被误以为想偷酸奶的小贼呢。

  读研期间住在石景山区一个偏远的处所,导师弄了个仓库楼给我们住,同住一层的有物管保安,有保洁大妈,还有超市卸货员,我每天晚上和他们凑一块看一个信号时有时无的破电视。我跟他们说我是研究生,他们压根不信,因为我浑身都披发着无可比拟的城乡联合部气味。

  这样的生活我过了将近两年,“吊丝”这个词早已深深烙在我的自我认知当中,不可能由于毕业之后两三年经济状态的好转就忽然消散,这个情况对我老公也同样实用,在海内舆论广泛对保险行业没有好感的时候,他在北京工作的两年受的罪相对不比我少。所以我很习惯的在文顶用了这个词来形容工作初始的我们,如果大家认为这样是对“吊丝”这个词的触犯,我很负疚。

  关于家庭背景和啃老问题:

  诚然,我与老公的双方家景都不算很差,我也在主贴里写明了是当地小康水平。而父母“竟然”可以凑出五十万的巨款给我们两个买房,啃老还敢自称吊丝。这也是被拍的最多的一点。这一点我确实片面了,因为我从小认识的人基本上和我父母的老师朋友圈子是重合的,工作到五十岁的双职工家庭有二三十万养老钱很普遍,所以我就想当然的认为这是正常的。至于关系人脉什么的,在老家小县城可能还有一点,到成都可真是遥相呼应了。

  从我考上北京的大学开始,我妈就念叨着给我存钱买屋子,当时我父母一年收入总共不超过五万,然而每年能攒三万,大家能够设想他们这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老公众也是差未几的情形。所以除了大一花了父母总共一万块钱,从大二开端到研讨生毕业我不跟家里要过一分钱,我们去五道口发过传单,摆过地摊,被城管撵过,被居委会大妈轰过,也曾经在做入户考察的时候被人当做骗子放狗咬过,错过夜班公交为了省两块钱地铁票深夜走了四五公里的情况也产生过。我不是养在深闺的千金,我也大略知晓社会底层是什么生涯状况。我更加清楚,假如我和老公不善加应用咱们仅有的一点学历上风,我们是难以改良本人的生活程度的。

  可以说这五十万是我们两边父母辛苦工作省吃俭用二三十年+我和老公大学期间搜索枯肠挣钱攒下来的(光是我和我老公读书这么些年自己负担的膏火和生活费加起来也得有小十万吧),是两边父母退休之后生活的全体依附,我和我老公都不忍心动这笔钱,但两边父母究竟还是小县城思维,总觉得没有买房就不能成家,中途因为这个还发生了一些鸡飞狗跳的狗血事件,家版常见,就不多说了,最后我和老公综合衡量才拿了四十万。

  所以虽然我们拿了这笔钱,其实也是背了一笔良心债,两边爸爸妈妈以后的养须生病也完全靠我们了。现在我们每年都尽量多还一些给父母,算是主动偿还这笔无息贷款,不还完是没办法心安的。我们的小车已经送给爸爸开了,还拿出大部门积蓄给另一位爸爸买了辆差不多的,知足了两位爸爸多年来买车的宿愿,生机可以以此来感谢他们的经济增援。

  如果大家还是觉得我和老公这样的家庭背景很好的话,好吧,我否认我对这个社会的多元化认识还很片面,经典语录,还须要多多的修行…

  关于工作收入:

  很多童鞋觉得成都没有那么高的收入,我这个帖子是误导。这一点我确实考虑不周,也向大家报歉,有一些特别情况我没有在主贴里说清晰,这里一并说明了。

  我在的工程类单位工作状态十分苦逼。在北京找工作的时候,工作岗位基本上只招男生,女生很少有机遇。所以我在北京很难找到一个专业又对口待遇又好的工作,成都那家公司表现可以招女生,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几乎就是盼望的曙光,所以我无比想捉住这个机会。刚入职的大半年,也曾是一周加三天通宵班的节奏,当时认为自己都快暴毙了。就这样第一个半年才挣了五万,切实是没有涓滴值得夸奖之处。

  第二年运气好,遇上一个油水足的大名目,领导也很厚道,照顾我一个女生还混在一堆男生当中每天加班到半夜,奖金给我分的多点,公积金、过节费、出差补助什么的乌七八糟一起算上才有十五万。

  第三年更是狗屎运,凑巧我们部分的一批牛人读博的读博,的创业,升迁的升迁,剩下一堆入职不足两年的新人,部门引导矮子里面拔将军提了我一把,固然薪水晋升了一些,但个人能力局限,目前正处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阶段。能不能保持下去还真的很难说。

  至于我老公,由于他长期开金手指刷副本,老是各种撞大运,确实不存在普适参考意思,我今天跟他说水木上的版友都不信任你一个小本可能挣到三十万诶,他很淡定的说:那就让他的奇葩奋斗史吞没在滚滚的历史浪潮之中吧…吧…吧…

  我当年和老公屁滚尿流回成都的时候,两人年收入之和只有二十万,绝对没有想到收入可以在两年后涨到这样的水平,不然也不会只敢买一个小两居。半途也确切是各自赶上一次特殊好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两次机遇,我俩现在畸形的收入水平可能也就不超过三十万吧。我有一些和我情况类似的朋友(国内重点大学毕业,县城普通小康家庭出生)现在也在成都工作一两年到三四年不等,独身的七八万到十来万,结婚的二三十万,或许就是这个水平。目前我和老公的收入水平也差不多到了瓶颈期,之后再怎么就看个人造化了。

  关于未来的斟酌:

  现在父母年事大了,我们很想把双方父母都接到成都来就近照料,但象征着还要在成都再买两套房。父母已经再也没有余钱了,小县城的房子住了二三十年早就卖不起价了,我和我老公工作年限也不长,积攒的不多,况且我两的收入自身不断定性很大,将来还面临着我生小孩期间会收入骤减的严格局势,所以虽然现在账面收入还行,其实压力也不小。

  说太多,又跑题了。

  我记得有一年情人节,我和老公两个人去他学校旁边的一个地铁口守着卖玫瑰花,那无邪冷,到最后我冻的脚都没有知觉了。但我们卖出了两百多只玫瑰,挣了一千多块,够我在学校生活两个月了,当时感到好荣幸。最后剩下三只被压的蔫了吧唧的卖不掉了,老公送给了我,我始终舍不得扔,夹在书里做成了干花,现在还在家里放着。我要留着它一直提示我,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一般人,到哪儿都有好福气。但是如果不保持尽力,我就会失掉这种幸运。

  每个故事都有刺眼的正面,也有苦涩的反面。我发帖本意也不是为了显摆,但当初看来顶上十大的主贴可能还是得瑟过火了,再次感激各位手下留情。双蛋降至,我也祝福大家都能全力以赴经营好自己的生活,这不是光靠抉择哪个城市来决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