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娘家在马蹄沟

  • 时间:
  • 浏览:102

  1、安静的矿山

  又一次,回到了阔别一年的矿山。

  车子行驶在矿山安静的路上,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熟习而暖和。

  天气如此潮湿。山,被各种草木掩盖,生气勃勃,分发着清凉的气味;河道旁,玉米棒子正在结实地生长着;金黄色的向日葵,将轻飘飘的头垂下;各色花儿,就那样随性自在地竞相开放着,没有人往打搅它们安静的生活;各种野草,也就那样胡乱生长着,蜜蜂蝴蝶蜻蜓在身旁飞舞,蚂蚱蛐蛐叫蝉低吟浅唱其间,何其美好任性!

  闹哄哄推开虚掩的家门,侄女儿,外甥女看见我们,喝彩着;母亲系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惊问我们:“咋回来得这么快,你爸接你们往了,你也没有打个电话?哎呀,想着你们还得一会儿才干回来,饭都没做好,这可怎样活呀!”急匆匆前往厨房,倒了水让我们洗簌,赶忙做饭往了。

  一会儿,母亲端出一盘燃面卷卷、一碗甜醅,让我和女儿先垫垫肚子,随后再吃饭。

  燃面卷卷分发着粘糯苦涩的滋味,让人食欲大开。这是我儿时在家乡吃过的食品,本日食之,别有一番味道在心头。

  早上动身前,女儿就让我给奶奶打电话,做她喜欢吃的臊子面。我说不必给奶奶说,回家一定是臊子面。一会儿,臊子面就热腾腾地端上桌了。此时,父亲也回家了,他异样一脸惊奇地问:咋这么早就回家了?回来咋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往接你?

  嘴紧的侄女说:“爷爷又跑往打麻将了,还说往接大姑姑往了!”外甥女也说:“就是,爷爷就是打麻将了,怕我们随着出往,说是往接大姨和姐姐!”

  一家人吃了晚饭,正在洗碗,侄女儿曾经让爷爷穿好了鞋子,眼巴巴地等着我们带她往里面玩耍。

  不忍拂了侄女儿希望。拉着她的小手,一家人往矿俱乐部游转。夏末七点多钟,天空如此堪蓝安静,和风习习,楼房在旭日中,分发着金色的光辉。在这儿,你感受不到炎夏的炎热。清凉的空气,平和的矿隐士,熟习的乡音,让你遗忘了世俗的一切纷扰,让你将诸多懊恼放弃脑后。

  矿山之夜,安静致远。

  俱乐部前,妇女们跳着愉快的广场舞;球场里,回家的大先生汗流浃背,正在停止着剧烈的篮球竞赛;健身器材旁,儿童嬉戏,老人开怀,其乐融融。

  安静的矿山,在宁静的矿隐士中,渐渐拉开夜的帷幕,矿山,该休憩了;矿隐士,在微凉的夜中,呼吸着草木的幽香,在叫虫的催眠曲中,进进甜蜜的梦乡。

  觉得,炎夏就此完毕。

  这是进夏一个月以来,睡的最悠闲凉快的第一夜。

  2、黄花菜

  每年的这个时节,是黄花菜开放的时分。

  黄花菜,普通都是晾晒成干货,存储食用。开花的黄花菜,听说有毒,就成了废品。

  天天清晨六点,母亲都踩着露珠,往楼后的菜地里摘取黄花菜。母亲的菜地里,不但有黄花菜,还种有豆角、黄瓜、西红柿、辣椒、韭菜、葱、白菜、洋芋、茄子、番瓜等,地头,一树花椒,往年也开端结出红红的花椒粒。玉米棒子,头顶穗子,像淘气的孩子。

  往年的蔬菜长势不是很好,但足可以够家人食用。玉米粒也不丰满,应该与往年的天气有关。

  黄花菜长的还算可以。母亲天天清晨将采摘回来的黄花菜淘洗净,上笼屉蒸后,父亲拿着高粱盖板,将蒸过的黄花菜一根根整洁地摆在盖板上,有时,侄女儿和外甥女会往帮着爷爷摆放黄花菜。然后,将摆放好的黄花菜,拿在太阳地里晾晒,这样晾晒出的黄花菜光彩金黄,口味佳,还易于保管。有时,母亲也会焯一些黄花菜凉拌了吃。孩子们不吃黄花菜,大少数,由我一人享用凉拌黄花菜。

  菜地旁,总有很多花儿闹哄哄开发。大少数花儿,我叫不上它们的名字。百合花,我是熟悉的。此刻,露珠转动在她鲜润的花瓣上,像温婉仙女。指甲花,我熟悉,小时分,摘了它的花朵,加了明矾和盐捣碎,放在指甲盖上,用核桃叶子包住指甲,线绳缠了染红指甲就靠它的功绩。

  一朵朵八角梅在路边开发,高挑的身体,舒适的各色花朵,如此引人爱怜,她窈窈窕窕柔优美美的样子,总觉得她像极了《红楼梦》里的黛玉。

  每个花开的样子容貌,总有它们开放出的理由和自豪。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地狱。禅意,在每朵花开的声响里,于心头静静坐落。

  3、二队沟

  侄女儿、外甥女最爱往的中央是二队沟。

  从家眷楼往二队沟,需求经过锅楼房,俱乐部,独身楼,矿机关大楼。

  矿机关大楼建在矿灯光球场和鸳鸯楼的旧址。鸳鸯楼实在是老医院,医院撤掉当前住进职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有两名青年谈恋爱,家长支持,两青年在楼里引爆雷管殉情而得鸳鸯楼称号。青年殉情后,楼房有些决裂,我们几家搬迁到家眷楼,一住就是几十年。

  如今,矿机关大楼唯唯诺诺地屹立在这里,那些逝往的岁月,那些我们已经热烈生活过的中央,可曾有人铭刻?我是记得的。

  矿相貌今非昔比。想起80年代末,我随着父母亲以矿子弟的身份,衣锦还乡离开这座矿山,心里的悲伤,简直沉没了我的理想。

  那时分,从街道到矿山没有交通工具。当我们下车,踏上通往矿山黝黑粗燥脏乱的土地时,正适逢春雪消融时节,黑水就那样肆无忌惮地钻进我的布鞋,鞋子和脚被雪水浸湿,每走一步,脚下便噗嗤噗嗤作响,进进矿区,看着生疏的面孔,想着家乡的爷爷奶奶,一种悲壮苍凉孕满内心。我在心里呼吁:不,我不要这样的矿山!

  在心里,就那样顺从着黑黑脏脏的矿山。矿山,却是一天天容纳着我,提供应我耐以生活的物质财富,让我得以生长。

  我在生长,矿山在改动。矿山,在我的心里一天天美丽、暖和起来。

  我的心里,渐渐布满了对矿山的柔情与感恩之情。看花妩媚,看水婆娑,看山高耸,见人友爱。

  路面,早已由原来碎石组成的凹凸不平的样子变为如今宽广平滑的小道。修建物也整整洁齐,职工肉体相貌焕然一新,这些,都得益与企业的良性开展和几代矿隐士持之以恒的努力拼搏,为英勇的矿山英雄致敬。

  沿途,鲜花阵阵。庄稼茂盛。稻草人静静站着,飞鸟叫叫着,在天空盘桓。放养老头,赶着羊儿回来,羊铃声声,家里的羔羊短促的啼声,羊妈妈便摆脱老头手里的缰绳,叫唤着,冲回羔羊身边。一只只大白鹅,看见生人,伸长脖子,大声正告来人。灰鸭子在河滩戏水,被人一看,害臊地叫着,一溜烟跑上河岸,向家里逃窜。母鸡,带着孩子,前呼后拥,在草丛里寻食,好斗的至公鸡,追逐着孩子,随时都可以跳起来,和你战役,吓得孩子嗷嗷叫着,东躲西躲。松狮狗,静卧在门前,人过来,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空气中有花草庄稼的幽香,有农家饭菜的香味。一座座美丽的红砖青瓦农家小院在路旁陈列。房前屋后,总是花儿,蔬菜等盘绕,鸡犬相闻,农人闲谈,小孩团团游玩。劳作的农人回家,端一大海碗面条,吃得老香,问他,吃啥好饭?答:干饭!把碗口朝向你,碗里、白白的韭叶面伴着几丝青菜,很是真实。

  空气里还充满着牛粪的滋味。牛儿,站在牛棚里摇着尾巴反刍。小牛犊在母亲身旁游走,抓一把青草诱惑小牛,它只用明澈的牛眼看你,并不为所动。母牛斜着眼,看看无聊的人,一脸鄙夷,羞煞来人。

  走到山腰,对面是废弃的东一矿矿井。昔日辉煌的东一矿,如今埋没在绿树碧山间,毫无活力。唯有那显露草木的矮小的石碑,向我们诉说着她已经辉煌的历史。

  工夫,会消灭一切,唯独不会消灭人类战役、发明的历史。相反,还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弥久恒新。

  折回来,孩子们会往胡家窑健身器材厂游乐。场地里,堆放着刚收割回的胡麻,分发着幽香。

  黄绿相间的葫芦,在阔大的叶子中,满脸幼稚。

  花海如潮,蓝天白云,猫步悄悄,行人静静。

  矿山,如此战争美丽。

  4、清晨傍晚

  不断觉得,我是一个早起的人。但是,在母亲和侄女眼前,我完全败下阵了。

  天天早上,我早早醒了,但还闭着眼睛,想再迷糊一会儿。这两头,母亲曾经起床摘黄花菜往了,一个声响就会在我耳边延续响起:“大姑姑,大姑姑,快起来,我曾经喝过奶了,我们吃完饭,你领我出往锤炼。”然后,我的头发就会被小家伙一阵摩挲,我的脖子就被一双小手搂住了。

  起床吧!这才六点过一些。可是,有什么方法呢!老小都起来了,再怎样往假寐!

  起了床,洗簌。母亲摘黄花菜回来了。黄灿灿的烤馍片也好了。凉菜也拌好了。端上桌往吃,父亲曾经将茶泡好了。和侄女吃完饭,换了鞋子,叫醒了熟睡的胖妞,我们三人一同出门锤炼。

  胖妞总是不情愿起床。可是,我无方法让她高兴奋兴和我出往。我拍拍她的胖屁股,抬头在她耳边轻声问:“妞妞,想不想出往,到二队沟看花,还有好吃的!”妞妞眼睛没有睁开,一听有吃嘴的,嘴角就朝上翘。侄女过去喊叫:“姐姐,快起床,太阳都照到屁股了!”妞妞起来,穿了衣服,也不吃喝,就随我们动身了。走到门口,对我一个飞眼,用手指指口袋,眉毛一挑问:“大姨,拿着吗?”我拍拍口袋,说,当然拿着,还很多,保你够花。妞妞偷偷笑着,拉着妹妹下楼梯。

  有时,我们三人往二队沟、胡家窑转悠,一路上,妞妞往小卖部买零食吃。小卖部根本都是廉价食品,给她十元钱,她每次只能花出往二元左右。她还要给妹妹买一个棒棒糖或虾条。侄女身体不好,母亲不让她吃零食,小孩子究竟抵不住引诱,吃着棒棒糖,说:大姑姑,可不敢通知奶奶我吃棒棒糖了,我的牙不好,奶奶不让我吃糖!然后,又说,哎,坏了,万一奶奶让我张开嘴闻咋办?

  顺着二队沟上往,一路花香鸟语,青山绿树,庄稼农家,空气清爽,鸡犬相闻,牛铃阵阵,偶然有老人出来相送回家的女儿外孙,看见我们,也会问问我们是从哪里来,老人精瘦清郎,一脸慈爱安静。让人想起本人的亲人。

  往健身器材玩,是孩子们最乐意的事情。玩累了,渴了,妞妞拿起水瓶,让妹妹张大嘴,从空中注水给妹妹,两团体就开心好一会儿,直笑得蝴蝶都中止了飞舞,才肯收住笑声。

  有时,侄女又要往家眷楼各个楼前转圈,我们随着她,她嘴里:哩个浪、哩个浪地喊着,一步步走着,满头大汗。院子里的爷爷奶奶会喊:童童慢点走!童童边走边回应:晓得啦!

  领着孩子,往敲好姐妹燕燕家的门,毫无反响。想来是她休假出门或下班往了。也不想打电话捣扰,今天,持续往敲门便是。若还不在,也不想强求,遇上了就欢述,不能相见,就将祝愿留给她即可。

  在家眷楼前转悠一会儿,孩子们吃一回零食,便又想往学校凉亭游乐,于是,一行三人走进学校,在清幽的亭子里玩耍。山上,叫蝉动听,身边,蝴蝶飞舞,空中,鸟雀飞翔,山风习习,心境豁然。

  山花,随处可见。安静羞怯,于草丛中眨巴眼睛,引人怜。

  有时分上山,俯瞰矿区全景,见一栋栋白楼静立在莽莽林海里,阳光,在楼房、山林上涂抹出整齐颜色,使绿树显现出或淡黄、淡绿、深绿、褐绿的颜色,云雾便悄悄垂浮在山腰,不即不离,如若仙境。

  山上,一座座陈旧的民居掩映在青山绿树间,安静暖和。山坡,是职工本人开拓的菜园,如今都绿油油地生长着农作物、蔬菜,一派活力盎然。

  累了,坐在自然地毯上,捡几块石子,杂碎核桃、碧根果,孩子们静静地坐着剥食。一只松鼠,在墙面上滑行,鼠头鼠脑探究一番,钻进农家废弃的窗户往了。

  早晨,往篮球场转悠,碰到了冤家桃子,带着大二的女儿,推着半岁的侄儿转悠,好几年不见,她活的越发精致。

  工夫,永远不会消损友谊。

  妹妹会乘倒班工夫,回家和我们相聚。在选煤楼任务的妹妹,繁重的任务,总让我疼爱。

  周末,弟弟弟妹回来了。小侄女由于感冒,留在姥姥家,也没有见到孩子。一大家人说笑吃饭,晚饭后,带孩子玩耍,工夫,就那样悄无声息带走了我们的欢快光阴。

  没有工夫,往发冤家圈,往打一通电话。现实上,只想单纯地享用这种人世亲情,享用大自然无私赐予,享用没有纷扰的尘世。

  只是想,在家的日子里,想尽本人所能带带孩子,帮帮母亲,而不情愿有片刻的别离。

  工夫,在每个清晨与傍晚交替中,流逝。